>
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拔罐的发展简史

- 编辑:www.995577com 官网 -

拔罐的发展简史

自东汉以来砭术虽然从中医学术体系中消失,但我国古老的砭术并没有完全绝迹。在近两千年的历史时期中砭术与砭具分地、部分地流传于民间。

先秦时期

套针疗法是运用一次性皮下套管针灸针(简称套针),通过皮下浅刺治疗以疼痛性疾病为主的一种新针刺方法。

在民间有各种各样的应用石质工具治疗疾病的方法。如有的民间医生用尖状石棒刺激穴位为患者治病,他们称这种方法为“点穴疗法”。也有人用石块循经按穴、有节奏地叩击人体为人治疗,称为“叩石疗法”。有人将石块用草木灰余热、温水加热,或放在阳光下晒热,然后将石块放在人体上治疗腰膝疼痛和腑脏寒症,称作“温石疗法”。近年报纸上报导过老中医任守昌公开了祖上秘传的“压石疗法”。还有人用光滑的石块摩擦体表为人疏经活络,或用圆柱状石棍、微型石滚、小石轮等圆形石质工具沿经络滚动,他们把自己的方法归属于按摩术。这一类石疗方法还有一些,它们都是砭石学术体系失传后留存民间的砭术方法。由于民间医生使用这些方法时更换了名称,以致人们未能探究这些方法与古砭术之间的关系。

拔罐疗法,古代典籍中亦称之为角法。这是因为我国远古时代医家,是应用动物的角作为吸拔工具的。在一九七三年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帛书《五十二病方》中,就已经有关于角法治病的记述:“牡痔居窍旁,大者如枣,小者如核者,方以小角角之,如孰(熟)二斗米顷,而张角”。其中“以小角角之”,即指用小兽角吸拔。据医史文献方面的专家考证,《五十二病方》是我国现存最古的医书,大约成书于春秋战国时期,这就表明我国医家至少在公元前六~二世纪,已经采用拔罐这一治疗方法。

套针疗法的理论基础

在民间流传最广的砭术分支是在古砭术刮法基础上演变出来的刮痧疗法。刮痧术在唐、宋时代已流传民间。元、明时代在中医典籍中已有记载。清代郭志邃撰写了刮痧术的专著《痧胀玉衡》,对刮痧术的发展起了重要的作用。60年代江静波出版《刮痧疗法》一书,开现代刮痧术之先河。到90 年代已有多部刮痧疗法专著问世。刮痧术已为公众所熟悉并得到了广泛的应用。目前刮痧术虽然已经相当普及,但自唐、宋以来刮痧术的发展过程中没有解决发掘砭术的关键问题一寻找制作砭具的佳石,且刮痧术的手法局限于砭术的刮法,刮痧术的工具局限于砭具的砭板。为了实现发掘失传砭石疗法的目标,还需作进一步的工作。

晋唐时期

套针疗法是在传统针灸疗法和现代腕踝针疗法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源于传统而不拘泥于传统,这个传统就是《黄帝内经》。

与民间石疗方法存在的同时,现今民间还存在各种各样的石疗工具。现今民间石疗工具多数是由玉石等优质石料制成的。但这些石料还不是理想的砭具佳石,这就大大地影响了医疗的效果。于是有人尝试用竹、木、贝壳、动物的骨、角等生物材料,或用金 属、陶瓷和有机合成材料制作医疗保健工具。这些材料的优劣当通过严格的科学检测再一一评价。不少人将铜钱用于刮痧,这种作法不可取。因为中国通宝系列古币多由黄铜铸造,黄铜含铅量高,铅对人体有害。上述这些民间砭具用起来的效果虽然不理想,但为我们提供了可贵的砭具式样。一旦我们找到了制作砭具的佳石材料,这些砭具的式样在新砭具的开发中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黄帝内经·官针篇》介绍了五刺、九刺、十二刺,其中就有浮刺(傍入而浮之,以治筋急而寒者也)、毛刺(刺浮痹于皮肤也)、直针刺(引皮乃刺之,以治寒气而浅也)等浅刺皮肤的方法。套针同浮刺,刺在皮下浅筋膜层。

东晋人葛洪,在其所撰的《肘后备急方》中。提到用角法治疗脱肿;所用的角为牛角。鉴于当时此法盛行,应用不当易造成事故。所以葛洪特别告诫要慎重地选择适应症候,书中强调:“痈疽、瘤、石痈、结筋、瘰疬、皆不可就针角。针角者,少有不及祸者也”(《肘后备急方·卷中》)。这显然是有道理,即使以今天的目光来看,所列的多数病症,也确实不是拔罐的适应症。

套针疗法从理论基础到临床实践,都离不开中医针灸学的经脉、皮部和经筋的经络理论,离不开穴位和阿是穴的腧穴理论,离不开浮刺、沿皮刺、摇针法、青龙摆尾、苍龟探穴等针刺方法的支撑和指导。

到了隋唐时期,拔罐的工具有了突破性的改进,开始用经过削制加工的竹罐来代替兽角。竹罐取材广泛,价廉易得,大大有助于这一疗法的变及和推广;同时竹罐质地轻巧,吸拔力强,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治疗的效果。在隋唐的医籍中,记载这方面内容较多的是王焘的《外台秘要》。如《外台秘要·卷四十》中就有关于用竹罐吸拔的详细描述:“遂依角法,以意用竹做作小角,留一节长三、四寸,孔经四、五分。若指上,可取细竹作之。才冷搭得螯处,指用大角角之,气漏不嗍,故角不厌大,大即朔急差。速作五、四枚,铛内熟煮,取之角螫处,冷即换。”指出应据不同的部位,取用不同大小的竹罐。而当时所用的吸拔方法,即为当今还在沿用的煮罐法,或称煮拔筒法。值得指出的是,《外台秘要》对这一方法在多处加以具体的介绍,在第十三卷中提到,先在拔罐的部位上,“以墨点上记之。取三指大青竹筒,长寸半,一头留节,无节头削令薄似剑。煮此筒数沸,及热出筒,笼墨点处按之”。吸拔工具和吸拔方法和改进,对后世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套针疗法的操作特点

宋金元时期

套针疗法的操作特点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如果说,在隋唐时代还是兽角和竹罐交替使用的话,那么,到了宋金元时代,则竹罐已完全代替了兽角。拔罐疗法的名称,亦由“吸筒法”替换了“角法”。在操作上,则进一步由单纯用水煮的煮拔筒法发展为药筒法。亦即先将竹罐在按一定处方配制的药物中煮过备用,需要时,再将此罐置于沸水中煮后,乘热拔在穴位上,以发挥吸拔和药物外治的双重作用。元代医家萨谦斋所撰的《瑞竹堂经验方》中曾明确地加以记述:“吸筒,以慈竹为之削去青。五倍子(多用),白矾(少用些子),二味和筒煮了收起。用时,再于沸汤煮令热,以筋箕(箝)筒,乘热安于患处。”

不在痛点进针,而在痛点周围进针

明代

套针疗法的进针点并非在病灶局部,而是远离痛点在压痛点周围沿经络皮下进针(针尖对准痛点但也不刺达病所,距离痛点少则2~3厘米,多则5~6厘米甚至更远),仅仅将痛点作为一个靶向目标(靶点)。

拔罐法已经成为中医外科中重要的外治法之一。当时一些主要外科著作几乎都列有此法。主要用于吸拔脓血,治疗痈肿。在吸拔方法上,较之前代,又有所改进。用得较多的是将竹罐直接在多味中药煎熬后的汁液中,煮沸直接吸拔。所以,竹罐又被称之为药筒。明代外科大家陈实功,对此曾作过详尽的记载:煮拔筒方:“羌活、独活、紫苏、艾叶、鲜菖蒲、甘草、白芷各五钱,连须葱二两。预用径一寸二、三分新鲜嫩竹一段,长七寸,一头留节,用力划去外青,留内白一半,约厚一分许,靠节钻一小孔,以栅木条塞紧。将前药放入筒内,筒口用葱塞之。将筒横放锅内以物压,勿得浮起。用清水十大碗筒煮数滚,约内药浓熟为度候用。再用披针于疮顶上

国外治疗痛证的“肌筋膜松解术”也不碰及痛点,而是用双手拇指深压痛点周围或扳机点两侧,并沿着肌纤维的分布走向,向外朝肌肉两侧的末端加压按摩。

|<< << < 1;) 2 > >> >>|

皮下浅刺

套针疗法运用《黄帝内经·灵枢·官针》篇“引皮乃刺之”(即顺着皮肤浅刺)的针法,所涉及的组织仅仅在皮下组织,主要是皮下疏松结缔组织,表皮、真皮和浅筋膜层。

《黄帝内经》以及现代的《针灸学》教材,在进针方法www.995577com 官网,中都明确地记载有直刺、斜刺和沿皮刺。还有皮内针法和皮肤针法这样的仅仅只刺激皮肤的浅刺方法,这些刺法和针刺工具,都不要求深入到肌肉层,都有很好的治疗疾病的效果。

不要求得气

腕踝针是治疗痛证的有效方法,是在经络理论的基础上产生的,其特点是临床治疗取穴少,操作简便,用毫针浅刺皮下,疗效迅速可靠。套针疗法也不要求得气。所谓“不得气”,其实属于一种“隐性循经感应现象”(这个术语是中国在20世纪70年代全国经络现象大普查时提出来的),因为针刺本身是会有感觉的,只不过由于针刺浅,针尖透皮后感觉不明显或无明显“感传线”罢了。这种刺激信息仍然能沿着经脉循行趋向病变部位,从而起到治疗作用,甚至下针即效。正如上海市虹口区中心医院盛善本主任医师在评论套针疗法的前身腕踝针疗法时所说:“所谓无针感,无非是刺激十分轻微……皮下平刺虽然基本上没有感觉,但不等于说没有刺激。刺在皮下,进针一寸半(但要摇动针身),还要留针,这就给予人体一种持久的轻刺激。这种刺激可以推动人体内部的生理活动。无感觉,并不等于说不得气,只是得气不通过针感表现出来。”

特殊的行针手法

弧形摇摆动作是套针疗法的特色和重要环节,也是套针疗法效果好的重要因素。虽然有别于传统针刺疗法的提插、捻转以及其他单式和复式补泻手法,但是与古代针刺术中的摇针、青龙摆尾同出一辙。

留针时间长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赌99557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拔罐的发展简史